好运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运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好运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23:25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前针对鲍毓明涉嫌性侵养女的事件,我的好朋友、博主刘大可发了一条微博说,“强奸,说破大天去不过是一次痛苦的性交而已。”听到这个说法,我脑袋就很大,他想表达的其实是我们不要去污名化性和受害者,但是强奸不只是有性,更大的一部分是对受害者施加的暴力,不能淡化了事情的严重性。我知道他是站在两性平权的角度来发表自己的看法,但是他却缺少了与另一个性别群体、另一个人共情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男孩在长大后说出曾经见过的漩涡的故事,也是一个年轻人不断打破厌女思想、重建自我的心灵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挺惊讶的,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我们班每一个男生都被暴力殴打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现在明白,光是认识到一些事情是不对的还不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跟一个女生同事一起做项目,最后去汇报,那个女生就只有在下面听的份,汇报的人是我,女生的工作成果好像被窃取了。她跟我抱怨,凭什么呀,不公平,我就说,请你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五一回家,跟我爸聊起吴立祥这件事,他就说我站出来是没有分量的,男生被打一下“有什么大不了的呢,这是为你好”,没有造成什么伤害。在很多老师和家长心里,体罚学生的界限非常模糊和暧昧,只要这个人没有打死、没有打残,好像都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不想再说了,好像说了也不会得到解决,变得很软弱的样子,我父母之后就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生气,就直接怼回去。“男生被打可以容忍,但女生被性骚扰不能容忍”,这是典型父权体制下的思维观念,因为女性被物化了,女性应该被束之高阁,就是一个玉女。她被摸就是被玷污了,无论在婚姻还是事业的竞争场所,她的身价会贬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声的时候,我很平静,我到现在其实都很平静。没想到周同学会转发我的微博,她会站出来,有更多的受害者站了出来,又上了热搜,二次发酵。愿意作证的受害同学有40多人,我做表格统计,可以看到从2003年到2018年毕业的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经历过对女性的经历不理解、没有共情的阶段。上学的时候,会觉得女生怎么那么烦,女生来例假可以不用跑操场,当时想,到底是真的来还是假的来?是不是不愿意跑步,真的有那么不舒服吗?怎么会那么娇弱?